湘陰農戶為爭牛做親子鑒定無定論 擔心“會出人命”
  紅網岳陽站12月22日訊 (分站記者 黃飛虎)湘陰縣楊林寨鄉蘇、劉二家,今年10月對一頭公牛是誰家母牛所生引發爭議,經當地司法所協調,同意通過做牛DNA親子鑒定確定歸屬。受理鑒定的長沙天衡司法鑒定所出具“不排除公牛為蘇家母牛所生”的鑒定結論,這種普通人看是模凌兩可的字眼,導致當事人雙方、處理糾紛的鄉司法所仍難判定牛落誰家。
  6000元做牛DNA親子鑒定
  楊林寨鄉地處洞庭湖濱,農戶養牛習慣於野養散養,春天放回湖裡,一般不會勤於照看。各家的牛有各自的記號,但由於經常混雜在一起,也有東家牛被打上了西家記號,或磨掉牛身上記號冒認是自家牛的情況發生。
  10月某日,蘇、劉、村幹部、當地司法所工作人員到場,抽取蘇家兩頭母牛(蘇家指認為公牛的“母親”、“姐姐”),存爭議公牛血樣,四方人員共同送到長沙天衡司法鑒定所進行親子鑒定,鑒定費6000元,議定歸誤認方出。
  “會出人命”的鑒定結論
  早在6年前,楊林寨鄉就出過一起爭牛的事,經天衡司法鑒定所做牛親子鑒定,順順噹噹找出了牛主人。
  當事人蘇先生告訴記者,我們兩家各押了2萬元在鄉司法所做牛親子鑒定,就是想借高科技權威儘快平息兩家紛爭。11月28日,我打電話問天衡司法鑒定所殷主任鑒定結果,殷主任透信說公牛是我家其中一頭母牛的親子。因到期未收到鑒定結論報告,我與鄉司法所工作人員、村幹部同往長沙問原因,殷主任卻說結果不能寄,寄出會出人命。我問他這是辦人情案還是受到威脅?殷主任說對方劉家那邊也來了人,也有打電話。我堅持要殷主任出鑒定結果,殷主任又說老辦法鑒定結果不可靠,要送昆明動物所核檢。可6年前也是我們鄉的村民在他們這裡做的牛親子鑒定,同樣是用老辦法,為什麼又可靠?
  12月19日,岳陽網記者電話採訪楊林寨鄉司法所陳主任,陳主任對鑒定結論上寫的只是不排除、而不是認定小公牛為蘇家母牛所生也感到困惑棘手。
  “鑒定結論符合法規要求”
  天衡司法鑒定所殷主任致函岳陽網記者:之前就已向當事人說明我所鑒定只能作出排除,不能作出認定。我們採用的是當前國家標準《牛個體及親子鑒定微衛星DNA法》,共檢測了鑒定物的20個遺傳標誌,實驗結果表明,公牛與母牛I有16個遺傳標誌都匹配,與母牛II有14個遺傳標誌匹配,由於目前並沒有水牛遺傳標誌各個等位基因頻率的數據,所以無法計算親子關係相對概率,只能按當前規範要求作出不排除公牛是蘇家母牛所生結論。鑒定結論支持牛是蘇先生的牛親生,如法庭裁判,在另一方不能提出明確否定的證據的情況下,法庭應判定牛歸屬蘇先生,不能把所有責任都推給司法鑒定所。
  由於該所採用銀染法,DNA分型的分辯率不高,與自動化遺傳分析儀有差距。本著認真負責的態度,長沙天衡司法鑒定所決定請昆明動物所對其結果進行覆核,但昆明動物所以兩頭母牛本身就有親子關係為由拒絕進行會檢。
  媒體報道過的全國幾起因“爭牛”引起的牛親子鑒定,鑒定結果有效促成了糾紛得到化解。當事人蘇先生對合理合法解決紛爭仍抱有信心,表示會將此事解決進展告訴記者,岳陽網記者將繼續關註報道。
創作者介紹

渡海街

xu97xuqvm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